小蝌蚪色版视频

齐氏对王府大加整顿,一番整治下来,果然是威风了得。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按捺住心思,不敢再公然同齐氏挑战。齐氏满意了,王府内院表面上看起来也是安静了下来。

而陆瑾娘此时此刻却没有丝毫心思去关注王府的一切。只因为窦念的百日即将到来。陆瑾娘心有不安,总是会想起那个小小的人儿,哭的那么无力,那么的瘦小。连着两日没有睡好,到第三日,陆瑾娘总算想到了办法,用自己的方式为念哥儿庆贺百日。

“邓福,准备纸笔,我要给他写一千个福字,为他祈福。”

陆瑾娘口中的他,不言自明。邓福领命,准备好了纸笔后,陆瑾娘就将自己关在了书房内,连教导绪哥儿的时间都大大的缩短了。每一个福字都凝聚了陆瑾娘的心血,稍有写的不工整的或者是写的不够诚心的,陆瑾娘就干脆撕掉重来。

陆瑾娘全神贯注,作为母亲,她不能陪在孩子身边,亲眼看着孩子长大,已经是无奈和残忍。唯有用诚心给孩子祈福,才能让她的心里好受一点。

邓福安静的伺候在一旁,对于陆瑾娘极尽偏执的行为,是一言不发。陆瑾娘的心思他太明白了,劝既然无用那就不劝,而且陆瑾娘如此做也是表达一颗做母亲的心。

连着三四天,陆瑾娘堪堪写了九百个福字,还差最后一个就圆满完成。休整一番,正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杏儿来报,说是无王爷来了。书房的东西还来不及收拾,五王爷就大步走了进来。看着书房乱七八糟的纸张,挑眉,“瑾娘这是做什么?”

陆瑾娘放下笔上前请安,“妾见过王爷,王爷今儿怎么有空过来。”

“绪哥儿呢,本王过来是检查绪哥儿的功课。”

陆瑾娘心头一阵紧张,这些天忙着给念哥儿祈福,绪哥儿的功课倒是耽误了一些,全都是学的之前学过的东西,并不曾教授新的内容。陆瑾娘陪着笑,“王爷请坐,王爷也太严苛了点。绪哥儿才这么一点大,王爷如此严格要求,绪哥儿如何受得了。”

“慈母多败儿。放心吧,绪哥儿的资质好,他定承受的起。”

陆瑾娘无法,只能让人去将绪哥儿带来。

网络爆红模特 居家清新自拍

趁机五王爷又问陆瑾娘,“瑾娘这些日子在做什么?福?你写这么多福字作甚?”五王爷疑惑的看着陆瑾娘。

陆瑾娘笑笑,低着头,显得有点羞涩。五王爷玩味,等待着陆瑾娘给他答案。

陆瑾娘小声说道:“王爷,妾打算写满一千个福字,为王爷,为孩子,也是为自己祈福。这一年多来,发生了太多事情,妾心里头很是不安。妾觉着是自己福气太薄,还是要诚心做些事情才好。”

五王爷有些感动,握着陆瑾娘的手,“瑾娘有心了,有你为本王祈福,又是如此诚心,本王怎能不心想事成。你放心,你的心意本王都了解,本王自然不会委屈了你。”

陆瑾娘心中尴尬难堪,再一次的欺骗了五王爷,她真的是错上加错。罢了,也只能如此。“王爷不必如此,妾如今觉着很好。每日里带着绪哥儿,亲自教导他读书识字,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

“果然,无论什么情况下你都能将日子过好了。”五王爷大笑,很是满意。没想到今日来兰馨院,竟然在陆瑾娘这里有了意外收获。

绪哥儿被带了过来,绪哥儿见了五王爷,露出大大的笑容,差点就要扑进五王爷的怀里。陆瑾娘暗自瞪了眼,绪哥儿吐吐舌头,然后规规矩矩的给五王爷请安行礼。五王爷笑的开怀,拉过绪哥儿,对陆瑾娘说道:“瑾娘也别太拘束着他。绪哥儿的性子很好,本王喜欢。”

陆瑾娘抿嘴一笑,“王爷之前嫌弃妾对绪哥儿太过放纵,如今又让妾不要太拘束着他。王爷前后不一,妾可是适应不来,伺候不了。”

“你啊,本王不过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你就开始编排起来了。罢了,本王先考察绪哥儿的功课,稍后再同你说。”

“妾听王爷的。”

陆瑾娘起身,将书桌上的东西都收拾整齐了,然后坐在一旁看着五王爷如何考察绪哥儿的功课。或许是因为五王爷心情很好的缘故,这一次考察并不严苛,多半都是绪哥儿学过的内容。五王爷见了,满意的点头,说了声孺子可教。显然是对绪哥儿的学习能力很认可。

接下来又是考察绪哥儿的字是否有长进。陆瑾娘见了,笑着摇头,绪哥儿这么小,才刚开始学着写字,怎么可能就能有长进。又不是天纵奇才,只是稍微有点聪明而已,能写就很不错了。

果然见了绪哥儿的字,五王爷就有打人的冲动,真正是半点长进都没有,气煞人也。

陆瑾娘好笑,“王爷息怒,孩子这么小,练字非一朝一夕,大人尚且如此,何况是绪哥儿这么小的孩子。等过个几年,想来那字就能写的工整有特点了。”

五王爷冷哼一声,“如此溺爱,怎可得了。”

陆瑾娘摇头笑着,“王爷此言差矣,不是妾溺爱孩子,而是实情如此。想当年王爷如绪哥儿这般大小的时候,想来那时候写的字也是不能见人的。”

“放肆!”五王爷怒斥。

陆瑾娘心知五王爷是恼羞成怒,也不再刺激五王爷敏感的神经。让绪哥儿先下去,不过少不得要当着五王爷的面嘱咐一番,好好读书,每日都要写足十张字帖。绪哥儿一听每写够十张,比原先的六张整整多了四张,那脸蛋就不好看了。一脸委屈的看着陆瑾娘,就差拉着陆瑾娘的手摇晃撒娇了。陆瑾娘好笑,摸摸绪哥儿的头,同他眨眨眼睛,绪哥儿不明所以。邓福见机,赶紧将绪哥儿带了下去。

五王爷还板着一张脸,陆瑾娘的小动作他自然是看见了,也因此越发的不满。陆瑾娘轻声一笑,“王爷可还生气?王爷喝茶,也好消消气。妾这不是心痛孩子嘛。”

五王爷端起茶杯,冷言冷语的说道:“别的倒是罢了,可是读书方面,绝对不能纵容。本王的儿子一定要严加管教。”

“王爷说这些可就没意思了。”陆瑾娘也不怕五王爷的抽脸色,“绪哥儿这么小,真是要管也该等他再大个几岁。再说如今更该管教的是二公子同三公子他们。年龄不大不小的,正是学东西的时候。此时管教好了,以后未尝不能有一番作为。”

“不要在本王面前提那两个蠢笨的东西。”五王爷怒不可歇。

陆瑾娘愕然,这还是头一次见到五王爷对孩子们作出这样负面的评价。“王爷这是怎么了?可是二公子和三公子做了什么让王爷不开心的是事情。”

“哼!”五王爷先是冷哼一声,“小小年纪不学好,尽学习污七糟八的东西。之前本王还以为是王妃冤枉了那两个孩子,结果没想到,那两孩子比之旁人说的还要不堪。”

具体如何不堪,究竟做了什么事情,陆瑾娘不好多问。“王爷消消气,两位公子还小,慢慢教总会教好的。”

“哼,教好!年龄那么大了,也知道好歹的,性子是什么也是改不了的,本王看着怕是教不好。”五王爷语气中透着嫌弃不满还有一丝丝的厌恶。

陆瑾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孩子不好,伺候的人有责任,可是做父母的人责任更大。陆瑾娘小声说道:“王爷,三公子那里有刘庶妃看着,你也别太着急了。想来将来会会慢慢改好的。二公子那里,若是罗侧妃守着的话,或许会好一点。”

五王爷盯着陆瑾娘,“你是什么意思?”

陆瑾娘低着头,轻咬嘴唇,觉着这次是一个机会,于是大着胆子说道:“王爷,罗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年,罗侧妃一直被关在安乐堂内,不得出院门半步。这么不上不小的,不光是大人受不了,小孩子们心里头也难免会有些想法。王爷若是真的厌弃了罗侧妃,不想给她脸面,不如将她一撸到底,好歹也是给了个结果。若是王爷觉着罗侧妃还有可取之处,这几年的关押也足够抵偿之前的错误,抵偿罗家的罪孽。妾以为,不如就将罗侧妃放出来吧。有罗侧妃盯着二公子那里,或许会好一点。”

“老二那里自有王妃看着。”五王爷不置可否,只这么说了一句。

陆瑾娘笑笑,心知五王爷心里头有些松动。“王爷,王妃教导孩子自然是一等一的。不说世子,就说郡主,那绝对是皇室宗亲里面的典范。只是王妃毕竟精力有限,每日里忙着个打理内务,还有紞哥儿那里也要分心,对二公子和二姑娘的管教难免会有所缺失。至于公子姑娘身边的嬷嬷,不管怎么说都是下人,也不能像王爷同王妃一样,真正的教训。时间一长,孩子们某些方面难免会有些疏忽。王爷若是觉着罗侧妃还行,还有可取之处,不如就选个适当的时候将她放出来得了。”

五王爷似笑非笑的看着陆瑾娘,“你倒是有心。怎么突然想起帮罗氏说好话了?可是她私下里给了你什么好处?”

陆瑾娘笑了起来,“还真让王爷说对了,妾的确是收了点她的好处,不过妾也是真心这么想的。罗侧妃这人性子虽然霸道了些,不过胜在为人直爽痛快,想当初她在的时候,内院事情虽然也多,却没那么多糟心的事情。这几年府中的确是发生了不少事情,妾就觉着罗侧妃罪不至死,处罚也该有个期限,也好让人心里头有个盼头。王爷,你说了?”

陆瑾娘小心的关注着五王爷的神情,不是陆瑾娘圣母病发作,而是陆瑾娘经过一番思虑,觉着罗侧妃出来好处大于坏处,如此才会帮着罗侧妃说话。好歹她同罗侧妃打了这么些年的交代,有罗侧妃冲在前面做靶子,她陆瑾娘的生活自然可以好过许多。不像现在,前面没人挡着,她陆瑾娘就成了所有的人的靶子。这分苦逼简直就是没处说去。至于罗侧妃出来后会不会同她打擂台,陆瑾娘笑笑,罗侧妃若是个聪明的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她陆瑾娘既然有本事将她弄出来,自然也有本事将她弄进去。别以为只有王妃能使出那霹雳手段,她陆瑾娘也不是吃素的。

五王爷蹙眉,“你倒是实诚。”

陆瑾娘笑,“在王爷面前,妾不敢有丝毫隐瞒,请王爷明鉴。”

“你倒是够坦诚,虽然说的话不讨本王喜欢,不过本王就爱你这份诚实。”五王爷说道。

陆瑾娘羞涩一笑,“多谢王爷,妾不敢不说实话。”

“嗯,甚好。此事你不用再提,本王自有考量。”

“妾遵命。”

陆瑾娘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给五王爷提了这么一句,只要五王爷真的有去考虑这件事情,陆瑾娘觉着罗侧妃出来的把握至少也能达到四成,接下来的无非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端看罗侧妃有没有那个运气,能不能把握这个机会。

当天晚上,陆瑾娘就让人将这个消息送到了安乐堂,提醒罗侧妃好歹准备一下,没等机会到来的时候,白白的让机会溜走。

薛嬷嬷喜极而泣,同罗侧妃说道:“谢天谢地,天无绝人之路,侧妃总算有希望出去了。”

罗侧妃神情憔悴,人也消瘦的很。不过比起去年的时候,状态稍微好了些。鬓边的白发少了,黑发多了起来。罗侧妃将纸条放在烛火上烧了,淡淡的说道:“陆氏果然信守承诺,没想到我有一天竟然要靠她的帮忙才有可能出去。真是世事难料。”

“侧妃,奴婢是真高兴,只盼着陆侧妃能够早日办成此事。”

“嬷嬷可别抱着太大的希望。她不过是顺嘴在王爷跟前提了一句而已,此事成不成还是两可。不过若是真的有这机会,本侧妃自然不会放过。”

“侧妃说的是,侧妃可要振作起来,不能再胡斯乱想了。”

罗侧妃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院子里的杂草,冷冷一笑。“我是真没想到陆氏会有这份本事和胆识,也真没想到王府先后进了一个夏美人,接着又是个林氏,个个都是国色天香的姿容,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王爷心里头竟然还惦记着陆氏。还能容许陆氏在他面前说起这样的话。那陆氏果真不是个简单的。”

“侧妃,陆侧妃越厉害,侧妃才越有机会出去。陆侧妃越能干,对侧妃才更有利啊!”

罗侧妃点点头,“嬷嬷说的不错,我是该盼着那陆侧妃本事越大才好。”

陆瑾娘伺候了五王爷一个晚上,到天亮的时候又将五王爷送走。因着齐氏那里没发话,陆瑾娘继续给自己禁足。正好还有一百个福字没写,陆瑾娘打算争取一天之内将此事完成,刚好可以赶在念哥儿百日之前。

陆瑾娘安静的写着,邓福就伺候在旁边。等陆瑾娘落下最后一个笔画的时候,长长的出了口气,一千个福字大功告成。看着这些注入了无数心血和的福字,陆瑾娘感慨万分。她做不了一个合格的母亲,唯有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母爱。将纸张都收好,码整齐了,让邓福收起来放好。

邓福小声的问道:“侧妃,这些要不要奴才想办法送到窦将军那里。”

陆瑾娘沉默下来,接着摇摇头,“算了,就放在这里。”

“侧妃可是在担心王爷哪里?”毕竟五王爷已经知道,若是送了出去,那之前的话可就不好圆了。再说,也担心有人在孩子那里看到这些福字,对比笔迹,也就知道是陆瑾娘写的。到时候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陆瑾娘沉默,沉默却说明了一切。

邓福暗叹一声,陆瑾娘却笑了起来,“邓福,去拿火盆来,将这些都烧了?”

“烧了?”

“是,烧给佛祖,求佛祖保佑哥儿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陆瑾娘知道这样做不是很合适,可是她就想这么做。似乎烧了这些福字,老天有灵,真的会听到她的心声一样。

“奴才遵命,奴才这就去。”

将一个个的福字放在火盆里,看着冲天而起的火光,陆瑾娘眼眶湿润。只愿她的一片心能够带到孩子的身边。

“侧妃这番心血可是白费了。哥儿就要满百日,、侧妃不想送点东西给哥儿吗?”

陆瑾娘带着眼泪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那上面绣了一个大大的福字,针线说不上多好,但是的确是用了心做的。“将这个给孩子,你们装着我给我他写的福字,只盼着他这一辈子都能有很多的福气。”

邓福陪着叹了口气,“奴才遵命,奴才一定送到。”

陆瑾娘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都快满百日了,窦猛何时才会解决他的身份?不会之前对我的承诺都是假的吧。”

“侧妃误会了,奴才虽然不知道将军的具体安排,可是也知道将军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陆瑾娘点点头,“你说的不错,他是个有信用的人。只希望他这一次不会让我失望。”

窦念百日,窦家摆宴请客,宾客皆疑惑,无缘无故的为何请客?帖子里也没写出个所以然来,这可将大家难住了,送礼都不知道送什么东西才好。送重了怕不合适,送轻了又怕被人嫌弃。更担心送过去的礼物让主人家不喜欢。即便是这样,百日这一天,窦家门口已然是热闹非凡,各家的马车都将门口前面的道路给堵死了。谁不知道窦猛是皇帝跟前的第一得信任的人,就冲着窦猛,这个宴席也要过来。就算是给窦猛面子。

窦猛哈哈大笑的,心情很是愉快,窦家两老却是愁眉苦脸的,窦大爷也是一脸苦笑。他们一家子拿窦猛真的是半点办法都没有。窦猛不成亲,没人敢给他说亲,只能皇上出面。结果皇上指婚,也成了一个笑话,还将窦家和沈家的脸面都丢光了。两家都成了京城上下的笑话。如今窦猛连个老婆都没有,就抱回来一个孩子,说是他的儿子。儿子就儿子吧,总算有了儿子,也算是后继有人。可是窦猛还要折腾,说这孩子是他的嫡子,名正言顺的嫡子。即便他没成亲,这也是他的嫡子,唯一的合法的继承人。

这可将窦家上下吓得不轻。这正经媳妇都没进门,就抱回来一个儿子,已经是很出格的事情。结果还说什么这孩子是嫡子。窦家两老自然不答应,让窦大爷出面去劝,两兄弟总能说上些话。可是窦猛是铁了心,谁劝都不听。此事被皇帝知道,皇帝私下里将窦猛训斥了一番,窦猛却说他就没打算要成亲,有这个儿子足矣。

皇帝见劝不动这个倔牛,就问窦猛孩子母亲的身份。结果窦猛笑笑的就将话题给岔开了,并不正面回应。如此,等到孩子百日宴这一日,窦家上下不得不打起精神来,为窦猛的事情操心。

陆瑾娘坐在窗户边绣花,邓福急忙从外面进来,“启禀侧妃,奴才刚刚得知了一个消息。窦家今日大摆筵席,说是庆贺窦将军的公子满百日。”

“你说什么?”手上的绣花针一步小心刺破了手指头,陆瑾娘也顾不得这些,“窦府今日摆宴,还是百日宴?”

“正是。”邓福暗中对陆瑾娘使眼色,两人自有默契,陆瑾娘自然明白。

陆瑾娘愣神,念哥儿早一个月前就过了百日,为何到今日才摆百日宴?窦猛这是想将日子错开,免得有心人猜到她的头上来吗?陆瑾娘心中慌乱,旁边还有丫头婆子伺候,陆瑾娘不敢随意,只能故作疑惑的问道:“窦将军并没成亲?何来的儿子?怎么到了摆宴席的这一天才传出来是百日宴,之前怎么没听人说起过?”

邓福低着头,立夏抢先说道:“是啊,窦将军以前还在王府当差,当初他成亲的事情闹的那么大,奴婢们都听说了。这亲也没成,就有了儿子。莫非是姨娘生的?”

陆瑾娘怒,却只能忍着。

邓福摇头说道:“并非姨娘所出,具体是何人为窦将军生的,没人知道。不过那孩子同窦将军几乎一个莫子出来的,是窦将军的儿子定然错不了。而且窦将军今日当成所有的宾客的面,宣布那孩子是他的嫡长子,是他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并且请来了窦家族老,将孩子名字郑重上了族谱,确认了孩子嫡子的身份。

陆瑾娘心中差点叫了出来,嫡子,果然是嫡子,窦猛有信,果然做到了。就是不知他究竟花了多大的代价,才能说服窦家的族老和窦家两老,让他如此胡来。陆瑾娘捏着拳头,紧紧的。

杏儿好奇,”那其他人什么反应?难道没人说闲话吗?“

陆瑾娘看着邓福,这正是她想问的。难道真的没人说闲话吗?

邓福笑笑,”说闲话的人自有有,不过窦将军主意极正,决定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因为几句闲话就改变。再说了窦家人都同意了,哪里轮得到外人说闲话。窦将军如今可是朝中新贵,有眼色的人都知道要恭喜窦将军。“

陆瑾娘笑了起来,这果然是窦猛的做事风格,一贯的霸道,自以为是,狂的没边了。

立夏和杏儿两个丫头都叫了起来,就连一向较为冷静的冰香都睁大了眼睛听着。立夏先叫起来,”哇,窦将军好生厉害。也不知究竟是谁生下了那个孩子,看窦将军那么重视这个孩子,想来孩子的生母在窦将军心里也是极为重要的。可是谁都不知道生母是谁,莫非是孩子的生母已经不在了?“

邓福轻咳两声,当真陆瑾娘的面说这些话,真是找死。陆瑾娘却神色黯然,对于念哥儿来说,她这做母亲的岂不是死了是什么。

邓福唬着一张脸,”胡说八道什么,窦将军的事情岂是你能随便议论的。“

立夏不好意思的笑笑,”邓公公你可别同我计较,我这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这孩子都有了,孩子的生母却不见人,像奴婢这么猜想的人怕是不少。“

立夏这话倒是说对,这会的窦家大家私下里都在纷纷议论,议论的话题无非都是在猜测窦猛的孩子究竟是谁生的,孩子的生母究竟是个什么身份。是人难产死了,还是生母身份太过低微,怕影响了孩子的前程,所以才藏起来不让人知道。这窦猛做事可真是没规矩到变了,不正经的娶妻生子,偏偏从外面抱一个孩子回来,还说什么嫡长子,唯一的合法的继承人。这让席面上的太太媳妇们都憋着一肚子火气。简直是乱来。就是有那有心同窦家结亲的人家,想将女儿孙女嫁给窦猛的,这会都打消了念头。若是嫡子的事情只是窦猛嘴巴上随口说说,还有人想着当不得真,将姑娘嫁进来,生下儿子那才是名正言顺的嫡子。可是窦猛不光是说说而已,更是记录到族谱上,得到了窦家两老同族老的同意,这就相当于有了法律上的保障,那孩子正儿八经的就是窦猛的嫡长子。

即便将来窦猛娶妻生子,生下真正的嫡子,在律法面前,也是这个叫窦念的孩子高上一头。正是气煞人也。这窦猛闹这么一出,真正是绝了大家同窦家结亲的念头。谁家要是将姑娘嫁给窦猛,那蔗农喝茶眼睛瞎了。难怪那沈家姑娘情愿私奔,也不愿意同窦猛成亲。这样的男人,只会一次次的寒了女人的心,还不如找个靠谱的人家,靠谱的男人结亲得了。

太太媳妇们在这里腻歪的很,对窦猛的一番作为很是不满,感觉就好像被打脸一样。

男人们却觉着窦猛敢作敢当,真汉子。当然也有不少男人,尤其是文官看不惯窦猛的作为,带头坏了纲常规矩,有人不给窦家面子,中途就甩袖走人。窦猛见了,笑了笑,也不在意,只让送客。也有的人端坐着不动,就等着看窦家窦猛还能搞出多少事情来,等晚上回去后就写题本,定要狠狠的参窦猛和窦家一本。简直就是乱谈情,还要不要规矩纲常了?

有心同窦家结交的人,自然少不了上前大声说句恭喜,恭喜窦猛总算当爹了。窦家老太太和老爷子尴尬的很,只能苦笑。人家一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私下里就说窦家两老也太没本事了,连亲生儿子都管不住。窦猛这么大的年纪不成亲就算了,如今还随便抱个孩子回来,说什么嫡长子,也不见窦家长辈吭一声。可见这窦家真的不行了,百年世家,连规矩都没了,真不知窦家要败落、到什么程度。

自然也有人不赞同,不是窦家败落,瞧瞧窦家如今的风光,还不都是窦猛一个人挣来的。儿强父弱,除非窦老爷子想毁了窦猛,去衙门告一个忤逆不孝,窦猛前程全完了。说来说去,窦家的将来都落在了窦猛头上,窦家想要更进一步,自然要尊重窦猛的意见。虽然这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但是偏偏就发生了。说不定将来窦猛还能为窦家挣个爵位回来。有了爵位,这点子事情由算得了什么。

众人点头,这个倒是有理。窦家祖上本就有爵位的,不过天恩五代而斩,如今窦家头上可没了爵位。若是窦猛能挣回来一个爵位,别说一个儿子,就是十个儿子,窦家上下人等都能够将此事忍下来。

窦猛才不管别人怎么议论,他向来都是自己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借着喝醉要方便的由头,窦猛出了席面,到了后院厢房。窦念就放在这里,几个婆子外带两个奶娘守着。见了窦猛进来,众人行礼,”见过二老爷。“

窦猛摆摆手,”不用多礼。孩子可好?“

”二老爷放心,孩子好的很。“

窦猛抱起孩子,孩子白白胖胖的,和当初刚刚生下来的时候比起来不可同日而语。窦猛笑着,吧唧一下孩子的脸颊。孩子咯咯的笑了起来,伸手抓着窦猛的头发死命扯着。窦猛大笑起来,”这小子的力气还真是大,不错,不错,果然是我的儿子。“

婆子笑道:”小爷同将军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将来定同将军一样,都能为朝廷建功立业。“

”哈哈,我的儿子将来做个有本事的纨绔子弟就行了。就如他老子一样。“

婆子们纷纷掩嘴轻笑,哪有像窦猛这样做老子的。每日下了衙门,回到府中,就亲自看着孩子,晚上也带着孩子一起睡觉,从不假手他人。若是要去军营里三五天,也非得将孩子带在身边。窦老太太说了许多次,孩子小,经不起奔波,可是窦猛依旧我行我素。像是伺候孩子的婆子和奶娘,都是窦猛亲自找来的,在窦家只听窦猛的,别的人话都都不听。不仅如此,还安排了几个侍卫在孩子周围,确保孩子的万无一失。

一个婆子进来禀报,”启禀将军,表小姐来了,说是想要看看小爷。“

窦猛脸上还带着笑,可是眼里已经冷了下来,”告诉她,孩子睡了,让她走开。“

婆子出去复命,没多久又回来,”表小姐就守在外面,说是给孩子做了点小玩意,请将军开恩。“

”哼!“窦猛冷笑,”去,将东西收下,人就不用进来了。“

婆子领命而去,很快提了个小包裹进来,里面都是些针线活,全都是小孩子用的上的。窦猛看了眼,不屑,说道:”全部都烧了。念哥儿的东西必须要经过你们几个人的手。若是用了外面的东西出了事情,我要你们拿命来偿。“

”将军放心,奴婢这就拿去处理了。“

窦猛对那些人的心思再清楚不过了,冷冷一笑,多数时候遇到这种情况不理会就行,若是还有人敢动歪心思,他不介意手上沾染上窦家的血。见出来够久了,窦猛将孩子交给奶娘,嘱咐了一番,出门准备回到前院席面上。

刚出了院门,就见婆子口中的表小姐等在门口。这位表小姐是窦老太太最小妹子的女儿,因为父亲亡故,族人又靠不住,于是跟着母亲到京城来投靠亲戚。表小姐姓顾,大家都是顾姑娘或者表姑娘,表小姐的混叫。

顾姑娘一见窦猛出来,眼睛一亮,急忙上前,”二表哥!“

窦猛板着脸,”顾表妹可是有什么事情?“

顾姑娘轻咬薄唇,显得很是羞涩,”不知之前送的东西,表哥可还满意?那些都是我亲手做的,给念哥儿正好。“

窦猛似笑非笑的,”不错。改日我会让婆子给你回礼。“

顾姑娘脸色一变,”表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并不是想要回礼。“

窦猛心里头有点不耐烦,这样的女人他见多了,虚伪做作的很。反正在窦猛心里面,就没哪个女人比得上陆瑾娘。

顾姑娘觉着很难堪,可是她并不想放弃,”表哥,念哥儿如今还小,婆子奶娘们照顾还没关系。等念哥儿将来长大了,总是需要一个母亲的。表哥就没为念哥儿想过吗?“

窦猛眯起眼睛,”什么时候我儿子的事情需要顾姑娘你来过问了?莫非你想做我儿子的母亲不成?“

”不,不是的……“顾姑娘羞红了脸,没想到窦猛这么不给面子,直接就将话说透了。

窦猛冷笑一声,”不是就最好。我的儿子我自然会安排,容不得旁人来干涉。你可明白?“

顾姑娘退后一步,实在是窦猛刚刚那眼神就跟要吃人一样。”我,我知道的。表哥误会了,我只是看孩子从小没娘亲,很是可怜。“

”有空同情别人,还不如同情一下你自己。你不过是窦家的客人,窦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告辞!“窦猛是半点面子也不给人留,将那脸色青了白,白了黑的顾姑娘留在原地,带着人快速离去。

顾姑娘难堪之极,平生从来没这么难堪过,很不得死了算了。

”将军,你就这么对待表小姐,是不是太过了。就不担心表小姐到老太太跟前告状?“

窦猛冷冷一笑,显得很是不屑,”怕什么。一个姑娘家不待在房里安分守己,竟然跑出来管爷们的事情,还敢干涉到念哥儿的头上。若是纵容,下次还得了。自己不要脸,自然怪不得本将军不给她脸面。“

下属们哈哈大笑起来,”将军说的对,对那不要脸的人就不给脸。“

也有人小声嘀咕,”将军这心肠也太狠了点,这么个娇滴滴的姑娘,将军也舍得。“

”嗯?“窦猛冷哼。

下属讪讪然一笑,再也不敢胡言乱语,替顾姑娘打抱不平。小蝌蚪色版视频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