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14不知道

   慕容老爷感受到女儿对他的孝心,只管笑呵呵地答应:“好好,爸都听你的。”

   屋内父女两其乐融融,屋外,太阳正慢慢落下,在傍晚时分,太阳将云儿照的火红,似那戏子的长长云袖,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展现在世人面前,只是那一抹流畅自然的红,却不属于这已被金钱、名利,权势熏染的红尘…….

   名都高级会所。

   随着夜色低迷,豪华名贵的跑车、豪车又逐渐停满了停车场,那些华衣美服的色欲男女们又开始了纸醉金迷的生活。

   总裁办公室。

   整个装潢昂贵的房间内只有晚霞的余晖浅浅透入,因为室内没有开灯的缘故,光线是昏暗的,而厉谨言完美如刀割般的轮廓中,隐匿在阴影下,显得有些逼人。

   此时的他俊逸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对房间中的另一个人没有任何的反应,一袭意大利手工成衣不似西装般严肃凛然,修长的双腿交叉着。

   而他修长的手指中间夹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晃动之间,那种浓郁的香气飘遍了整间卧房!

   他那淡漠的神色,让站在他对面的那一人一时间猜不透他的意思,只是有些忐忑的僵站着。

   良久后,厉谨言轻抿了一口红酒,才淡声开口:“你是说,慕容兰要接手慕容集团了?”

   “是的,慕容家那个老家伙今天直接把我降职为副总经理了,明天慕容家那臭丫头就会空降到公司,直接成为总经理。”站着的那人毕恭毕敬地恨声道。

   此人正是慕容集团原来的总经理,现在被降职成副总经理,而慕容老爷说要留给慕容兰做磨刀石的秦贺。

   极品性感美女清凉迷人

   他四十岁左右年纪,矮胖的身材,一张脸看着挺老实,只是此刻在厉谨言面前很是卑躬屈膝,看起来格外的畏缩。

   突然间被降职,对他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让他一夕之间失去了慕容家公司总经理的位置。

   原本面对厉谨言的收买,他还有一丝犹豫,今天闹了那一出,他连那一丝犹豫都没有了。

   一下班,他就愤愤不平来找厉谨言,答应了他的条件,并汇报慕容集团的内部情况,顺便征询一下厉谨言地下一步指示。

   厉谨言微微一挑眉,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那丫头是名门千金,麻豆14不知道或许是有两把刷子的,但一下子管理这么大的公司,也不怕公司被她搞垮吗?”

   秦贺像是找到了知己一样,立刻恭维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那慕容家老家伙的身体一直不好,上次病得住院了一个月,今天又晕倒了,说不定很快就不行了,所以才突然要传位给那丫头。”

   顿了顿,他欲言又止地询问:“厉二少,那您的下一步打算……”

   “不急。”厉谨言薄唇边的笑意伴随那诡异而妖娆的弧度轻轻挑起,“等她接手了慕容集团,我自有打算。”

   到时候,祁骆已经蹲监狱了,而他再整垮慕容家的公司,有她求他的时候,他就不信不能将她绑在身边!

   秦贺蹙了蹙眉,“可是如果等她完全掌管了公司,再动手估计就难了啊!”

   厉谨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喔?那你有什么高见?”

   秦贺是知道这位厉二少有黑道背景的,被他这样冷冷的眼神一眼,当下不由地浑身一颤,忙不迭道:“不敢不敢,一切都听二少的。以后还请二少多多提携。”

   “帮我做事,我只需要听话的人。否则……”厉谨言斜睨着他,冷笑道:“我不介意让他在帝都混不下去。”

   “是是,我一定好好听话。”秦贺唯唯诺诺的回答着,不敢心生不满,厉家两兄弟对付敌人和背叛者的手段是极为可怕的,他早有耳闻,现在他踏入厉家这条船,就再无回头的道理。

   “好好留在慕容集团,时不时给慕容兰下点绊子,别让她顺利做事。以后要做什么,我再给你指示。”

   “是,一切都听二少的吩咐,我不会让二少失望的。”秦贺连忙保证道。

   ……

   慕容集团位于帝都最繁华的商业圈,占据着几乎一幢办公楼,足见规模不小,然而今天一早,公司内却突然变得很热闹,大家都议论纷纷的。

   不为其他,就为了即将到来的新任总经理,原来的秦总经理立刻降职为副经理,空降下来的这位可不简单,是慕容家唯一的继承人,慕容家大小姐。

   说起慕容兰,倒也是上流社会略有名气的千金小姐,可在秦贺有意无意的宣扬下,几乎整个公司的人全都知道了她并没有什么本事,原来不靠慕容家的时候,在别家公司隐姓埋名,仅仅只做着一个小文员的工作。这样一个没有能力的千金小姐,真的能够领导慕容集团这样一个偌大的公司?

   当然了,秦贺在公司里的名声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慕容兰是传闻,他就是众人所见的禽兽!

   没错,就是禽兽!

   仗着慕容老爷这个总裁经常不在公司,他这个总经理就是最大的,经常在公司里作威作福,简直就是老虎不发威猴子当大王的典范啊!

   俗话说,这年头,拿你的工资,就替你卖命,无能的领导者大多人都看的麻木了,公司里的人也都不往心里怎麽去。

   不过,秦贺在慕容集团里名声特别差,但他偏偏只手遮天,上头也没啥动静,他们还能怎么样?就只能看着他作威作福,把慕容集团当自己后花园刷了呗!

   想不到这次居然会把他降职,突然派来新的总经理,还是慕容家唯一的大小姐!

   现在,只希望那位慕容小姐是个有手段的,能治得了秦贺,要不然公司的权力还不是照样落在秦贺手里?

   在慕容集团里,除了秦贺之外,最有权威的就是总经理助理的宁姗,她长得不错,可为人极为正派,做事也足够圆滑,秦贺的三番四次骚扰都被她不动声色的避开,还不被抓到错处,久而久之,秦贺也极少找她。

   “宁姐,你说这回来的新经理会是个怎样的人?别是不干事的二世祖,否则不就又便宜了秦贺?”

   秘书处的秘书长宋菲和她交好,赶紧来打听消息。

   “这个我也不好说,我并没有和慕容小姐接触过,有的全是秦贺在公司里说的那些,不过这里面的真假成分值得商榷啊!”

   宁姗意味深长的说道,宋菲了然的点点头,她是个聪明人,立刻明白了里面的弯弯绕绕。

   他们听到关于慕容小姐的传闻都是秦贺口中出来的。

   他这个总经理做的好好的,突然被空降下来的新经理压了一头,还被降职,正常人都会不满,会心生怨气,自然而然会做出些贬损他人的事情,所以秦贺的话不能相信,要亲眼见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