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手机版客户端_www.msyz1.com_亚洲明仕网页版登录

压在箱底的棉衣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强  时间:2018-11-09 【字体:

深秋的气息愈发浓烈,身上的衣服总是无法抵御早晚的寒风,我便寻思着找出一些厚衣服。翻箱倒柜之际,未曾找到心心念念的羊绒衫,却被箱底的那件棉衣吸引了目光,一股惭愧之感顿时涌上心头。

拿起棉衣,静静凝视,心中百感交集,那是母亲亲手为我缝制的衣服。记忆的闸门也突然被打开,往事如同洪水般向我涌来。

“街上买的那些衣服光好看而已,又不暖和,妈给你做一件大袄子带过去。”一听到母亲要给我做棉衣,一股莫名的虚荣心又开始作祟了,心想我可是要去工作的人了,母亲做的衣服款式那么老土,我怎么可能穿的出去。

“妈,天怪凉的,您别忙活了,现在外面卖的羽绒服可暖和呢!”我哄着母亲,想要打消她的念头,但她丝毫不顾我的阻拦和劝说,径直地走出门去,我知道母亲这是说干就干,衣服是铁定要做的。

虽说我不想穿母亲做的衣服,但我知道那是她的一番心意,索性也就随她了。

母亲的针线活还不错,为此邻居的婶婶们常常夸赞她,可做一件棉衣对并不是专业裁缝的她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事儿,加上我几天后就要出发了,时间也很紧迫。

那几天里,母亲将全部的精力都倾注在那件衣服上,每一个环节都仔细确认,容不得半点儿马虎,仅是量尺寸这件事儿,她每个地方都重复量三遍,生怕哪里弄错了。做衣服期间,她也不允许旁人打扰。

吃过晚饭后,我和父亲总会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而母亲则在一旁的台灯底下忙碌着,一针穿进去,一针挑起来,有时候还会拿起针在头发丝里摩擦几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些动作……她偶尔也会打呵欠,不过总是忍着不发出声音来,生怕我听到了劝她回房睡觉。在灯光的映射下,母亲的脸庞好像更加清晰了,皱纹是那样的清晰可见,就连双鬓也有些许白发,母亲真的老了,那一刻,我的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番。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在收拾东西时母亲还在为那件棉衣忙活着,直到我洗完澡准备休息了,她终于从椅子上起身,兴奋地让我试试她做好的棉衣。看着她那满怀期待的眼神,我不忍拒绝,穿上后只觉得身材臃肿,款式也果然老土得很,不过我还是笑着对母亲说:“真暖和”。直到亲眼看着我将这件又重又占地方的棉衣塞进其中的一个行李箱里,母亲才欣然离开我的房间。

我将那件棉衣从家里带到了项目,却一次也没有穿过,甚至早已忘了它,长年累月被压在箱底的它如今皱巴巴的,拿在手里还是沉甸甸的,比以前更加不好看,可它却是我众多衣服当中“最贵重”的一件。

记得出发的那天母亲对我说:“冷了一定要记得穿,可得好好工作啊,爸妈在家一切都好……”我依旧无法忘记那天的场景,同样是一个寒冷的秋天,母亲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不住地向我挥手……

一晃过去了这么多年,在成为一名铁建人的日日夜夜里,我回家看望母亲的次数不多,陪伴她的时间更是不多,可她却从未责怪过我,反倒以我这个平凡的孩子为荣,逢人便说我听话、懂事,我想我所能做的便是继续坚守在岗位上,努力做一名优秀的铁建人,不辜负母亲的一番深情。

这是一件尘封已久的棉衣,但凝聚着母亲日久弥新的深情,还有我坚守岗位的决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