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破解版软件平台

安卓破解版软件平台 夏俊本来就受了伤,此时被他粗鲁的动作一拽,顿时鬼哭狼嚎:“以寻,疼疼疼疼……”

卿以寻怒了:“萧让!”

萧让只好停下来,咳嗽了一声,不甘不愿的把他扶起,往车上走去。

前后不到两分钟,警车的鸣笛声响起,萧让跟警察简单的沟通了一下,带着卿以寻和夏俊去医院。

卿以寻在车上给江胤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没事,不过陆南城被警察带走了,江胤蓉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应了声知道了。

到了医院,医生给夏俊做了全身检查,一个多小时后,确定浑身多出处组织挫伤,右手小指骨折,轻微脑震荡,没有太严重的伤,不过鼻青脸肿的样子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消不了了。

看着身上多处裹着纱布躺在床上的夏俊,卿以寻又好气又好笑:“疼不疼?”

夏俊扁扁嘴:“疼。”

萧让适时的在一旁咳嗽了一声。

卿以寻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今天的事很抱歉,要不是你,我恐怕……”

“这是我该做的。”夏俊看着她的眼睛真诚的说:“为你受的伤不叫伤,那叫勋章!”

萧让又咳嗽了一声:“这里还有别人,说话注意点。”

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

卿以寻飞了他一个白眼,转身对夏俊说:“你伤成这样,不希望你家里人知道吧,我给你叫个特护吧。”

夏俊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你不留下来陪我么?”

话音刚落,萧让突然把卿以寻往后一拽:“以寻,你先出去。”

卿以寻一愣:“萧让,你别冲动。”

“我不会揍他。”萧让笑着说,笑容里透着莫名的阴森:“他救了你,我感激他还来不及,怎么会揍他呢。”

卿以寻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但看着萧让的表情,她知道自己说不动他。

卿以寻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萧让和夏俊,两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透出一丝敌意。

夏俊有点紧张:“你想干什么?”

萧让笑了:“没干什么,只是有些话想跟你说清楚。”

“如果你想说什么让我放弃以寻离她远点之类的话,我劝你不要白费口舌了,我不想听也不会听!”

萧让并没有因为夏俊恶劣的态度而发火,反而玩味的看着他:“夏俊,你这三观是谁给你灌输的,在卿以寻有男朋友的情况下还对她死缠烂打,夏家人都这么没家教吗?”

夏俊大怒:“有事冲我来,扯上我家人算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要缠着她?你明知道她不喜欢你。”

“我只是看不惯你的行为,在知道她生病的情况下不仅不送她去治疗,还拉着她到处走穴赚钱,你根本就是个混蛋!”夏俊气冲冲的说。

萧让眼眸一暗,伸手揪住夏俊的衣领,几乎将他整个人从病床上揪起来:“你懂什么!”

夏俊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不轻:“你你你你干什么!放开我,再不放我要喊人了!”

萧让冷笑一声,猛地松开手,夏俊整个人跌回床上,摔了个龇牙咧嘴倒吸凉气。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