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菠萝蜜

   苏杉杉坐在角落里,听着耳边的欢呼,望着众人兴奋的模样,感觉自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而另一边,师长的身影出现在警卫连的位置,他正笑呵呵的跟宗明哲说,“这个风雪澜真是不简单,明哲,你看人果然很有眼光。”

   宗明哲有些无奈的看着越打越猛的风雪澜,对师长说,“可我还是错过了另外那个。”

   “李源火?”师长笑着说,“这样的人就像是埋在石头里的绝世美玉,他自己不站出来,别人就很难找的到他。这个机会很好,希望以后他能更进一步。”

   师长的意思很明确,宗明哲点了点头。

   站在一旁的陈豁凡觉得自己有点吃亏了,早知道宗明哲还有“挑人”这份使命,他应该拼命的推荐自己连里的苗子们啊!结果现在还被侦察连的人出了彩头,真是让人有点不甘心。

   好在另一个出彩头的是被他抢来的风雪澜,陈豁凡咬咬牙,在心里暗暗为风雪澜加油鼓劲儿。

   一定要赢!一定要赢!

   片刻之后,在全场人的惊呼声中,李源火被风雪澜打出了圈外。

   风雪澜赢了!

   裁判吹响哨音的那一刻,风雪澜高兴的攥紧了拳头,上前把李源火拉起来,两个人一起接受所有人的掌声。

   “你果然很厉害。”李源火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看一眼她那只绑着绷带的手臂,看上去有点失落,“如果你没受伤,恐怕早就能赢了。”

   精致美女阳光洒射俊俏面容

   风雪澜却笑着摇头,“我看我这只手臂对我自己的影响,没有对你的影响大。你在打架的时候还要为对手考虑,把攻击范围定在远离我这只手的地方,这样让你自己吃了大亏。只要把这一点改掉,我大概就打不过你了。”

   被风雪澜说破了这一点,李源火露出憨厚的笑容,挠挠脑袋,对风雪澜说,“希望有机会再切磋。”

   风雪澜冲他伸出手来,“希望我们走下赛场,能做朋友。”

   李源火惊讶的看着风雪澜,没想到她真的想跟他做朋友。

   两个人算是一届的新兵,风雪澜算是女兵里的风云人物,而李源火则是默默无闻。李源火可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能跟风雪澜成为朋友。

   可看着风雪澜冲他伸出来的手,李源火感受到了风雪澜的诚意。

   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了握,这打出来的友谊,让两个人都很高兴。

   走下赛场,风雪澜一眼看到了站在宗明哲和陈豁凡身边的师长。

   师长看到她满脸是汗,亲自拿了毛巾递给她,“看来你还是个全才,我记得你射击的成绩也不错啊。”

   风雪澜得意的昂头,“那当然了!我的好成绩都被你看到了!”

   师长笑着点头,“不过我也听说你因为违反纪律被关过小黑屋,是吗?”

   风雪澜转头剜了陈豁凡一眼,陈豁凡顿时委屈的直摆手。这事不是他说的!是师长早就知道的!

   “罚都罚过了,就别再翻小肠了。”风雪澜摆摆手,对师长说,“你看我刚赢了一场比赛,怎么也得让我乐呵一会儿吧?”

   师长差点把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这小丫头的时候,她跟自己说话就很随便,在军营里这么长时间,这小丫头的脾气一点都没变,实在是难得。

   这样的人,用好了就是人才,用不好,就容易走错路。

   他转头对宗明哲说,“这个人才就交给你了,看好了,盯紧了,明白吗?”

   宗明哲当然明白师长的意思,点头答应下来。

   今天的比赛日程就此结束,进入决赛的人是风雪澜和丁宇熙。师长低声跟宗明哲说了两句话,宗明哲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他们两个人在那边说什么,别人都不得而知。陈豁凡想凑过去听听,却也没有得逞。

   “真是小气……有什么可神神秘秘的?”陈豁凡低声嘟囔着,转头看到风雪澜被离清晖强行拉过去做检查。

   他走过来使劲儿拍了拍风雪澜的肩头,笑道,“真没想到你这小丫头会这么厉害!太给我们警卫连长脸了!一会儿我请你吃顿好的!离医生,你也一起来!”

   离清晖抬头看看陈豁凡,明显是对这家伙没什么好感,可他又看看风雪澜,竟然点头答应了。

   片刻之后,宗明哲送走了师长也回到这里,得知风雪澜的手臂没事之后,他也松了一口气。

   陈豁凡说,“走吧!我们去大吃一顿!”

   可宗明哲却拉着离清晖先跑到侦察连那边去了。

   陈豁凡撇着嘴跟风雪澜说,“看看,又去了。”

   风雪澜摇着头,“丁宇熙的手腕也受了伤,他们两个人可是老战友,当然关心了。”

   “丁宇熙也受伤了?那可真是……”陈豁凡看看左右没人,低声对风雪澜说,“那可是我们的机会啊!”

   “机会倒是机会……”风雪澜看着远处的丁宇熙,却觉得情况一点也不乐观。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下一场比赛有点问题……

   等宗明哲带着离清晖去给丁宇熙看过了伤之后,两个人回来,陈豁凡带着他们到部队外面的小饭馆叫了一桌子好菜犒劳风雪澜。

   风雪澜可是一点儿也没客气,把说话的机会留给那三个男人,她就负责吃吃吃!

   可另外三个人坐在一起,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尤其是那个离清晖,这家伙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气氛怎么样,比陈豁凡还要任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雪澜,你多吃这个,对身体有好处。”

   “雪澜,别光顾着吃肉,蔬菜也要吃点。”

   “雪澜,这个汤很好喝,你尝尝。”

   要不是宗明哲的教养很好,早就把他从这里扔出去了!

   看他那殷勤的样子,就连陈豁凡都感觉尴尬无比。

   可离清晖就是假装看不到那两个人望向他的凶狠目光,继续一门心思的给风雪澜夹菜。

   风雪澜吃着吃着就觉得气氛不对,抬头看了一眼,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爱的菠萝蜜